米老鼠中特网免费一肖中特

正北方網 > 新聞 > 內蒙古新聞 > 社會民生 > 正文

戒毒學員親述痛苦經歷:請遠離毒品

作者: 責任編輯:張彬 2019-06-26 09:16:08 來源: 正北方網

 

 戒毒學員們正在閱讀  

在“6.26國際禁毒日”到來前夕,6月20日,記者走進內蒙古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,零距離采訪了4名戒毒學員(文中均為化名),希望她們沾染毒品的經歷能夠給所有人敲響警鐘,遠離毒品,提高防毒識毒意識。

交友不慎誤入毒潭

當日,記者在會客室見到了今年29歲的曉冬,她梳著一頭干凈利落的短發,看上去文文靜靜,怎么也想不到她會和毒品扯上關系。說起自己的吸毒史,曉冬的眼神立刻變得暗淡,接著一聲嘆息,她說:“如果按照我父母的規劃,我的人生是非常美好的。誰曾想一朝吸毒,悔恨終生。”

曉冬是呼和浩特人,出生在一個鐵路工人家庭,在父母的規劃下,她18歲當了兵,兩年后退伍成為了一名鐵路職工,并與打小就認識的鄰家男孩相戀。工作穩定,還有了男朋友,曉冬以為將來的生活會更幸福,但是相處一段時間后發現男友吸毒。2012年,在一次朋友聚會上,曉冬沒有抑制住誘惑,第一次觸碰了毒品。有了第一次,隨后就有了第二次和第三次。曉冬和男朋友靠工資購買毒品,由于收入不高,加上吸毒頻率逐漸增多,他們開始透支信用卡。2013年,曉冬因為吸毒已經花掉了20多萬元,而此時她和男朋友的關系也日漸緊張,她覺得這樣的生活不能再繼續了,多次與男朋友提出分手,可是對方不同意。同年9月份的一天,曉冬與男朋友及另外兩名男子一起吸毒時,被警方抓獲,曉冬因販毒被判一年有期徒刑。2014年9月,刑滿釋放后的曉冬又繼續開始工作,還找到了新的男朋友,并結婚生子。本來以為生活能重新開始,曉冬沒想到老公也是癮君子。在接下來的生活中,他們常常因瑣事吵鬧,感情也變得冷淡了,最后只好離婚。2018年,曉冬因吸毒史被開除黨籍和解除勞動合同。這一系列的變故對曉冬的打擊很大,又開始復吸麻醉自己,從此以后一蹶不振。直到同年7月,曉冬在取毒品的時候被警方抓獲,被送到了內蒙古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。

“無論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,千萬不能因一時迷失而觸碰毒品,否則生活將失去色彩,最可怕的是毒品會禁錮你的自由。我以我的親身經歷告誡所有的年輕人,要遠離毒品,珍愛生命。”如今,身在強制隔離戒毒所的曉冬悔恨不已,“我才29歲,正值青春,我卻身陷毒潭,不僅荒廢光陰,更愧對父母。在這兩年的強戒期,我一定要好好改造,將來遠離毒品,重新開始新生活。”

“妙藥”是毒品

今年30歲的娜娜是包頭人,2014年大學畢業后,當時只有25歲的她就開了一家輔導班,經過3年的努力,輔導班由一家變成3家,學生由最初的3名變成120余名,一年純收入20余萬元。與同齡相比,娜娜也算是成功女性,可是就在2017年6月的一天,她在與有合作關系的一名男子談業務時,因為自己的偏頭疼犯了,該男子說他有一方止疼“妙藥”,特別管用,只是不能常服和多服,問她要不要試試。聽完該男子的提議,娜娜非常好奇,便有了試一下的念頭。這時,該男子從煙盒里拿出他的“妙藥”,娜娜只吸食了兩口,頭立刻就不疼了,頓時覺得這“妙藥”真管用。在與該男子后來的接觸中,娜娜一次又一次吸食該“妙藥”,當意識到這就是毒品時,但已經停不下來了。

娜娜告訴記者,她是家里的獨生女,學習成績一直不錯,在父母的關心和呵護下,她順利地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。從步入大學校門的那一刻,她便對自己未來的人生做好了規劃。大學期間,她便和室友利用課余時間做家教,每個月都能自給自足。充實而又豐富的大學生活很快過去,畢業后她便開起了輔導班。“本來一切都按照規劃越來越好,沒想在2017年開第三家輔導班時生活軌跡發生了改變。開始接觸毒品時,我心存僥幸,覺得偶爾一次不會上癮,可是隨著次數的增多,我被身體上的不適感折磨得無法入睡,我才知道自己已被毒魔吞噬,一次次屈服于毒品。”娜娜說,只有吸食毒品才能維持她的正常生活和工作,2018年4月8日,為了購買毒品,她開車前往巴彥淖爾市烏拉特前旗取貨,被當地警方抓獲,隨后被送到內蒙古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。

回首自己的吸毒史,娜娜追悔莫及,她說:“我一直以來都是父母的驕傲,進入戒毒所后,我一直不希望父母來看我,怕他們失望傷心。同時,我也下定決心要在這里好好戒治,找回原來的自己,回歸家庭,以全新的面貌面對父母。”

5年吸掉百萬巨款

“我原本是生活中最幸福的女人,丈夫體貼,兒子可愛,衣食無憂,家庭富裕,然而一次錯誤的嘗試讓我的人生道路越走越偏,不僅失去了愛人,兒子對我也很冷淡,多年打拼積攢的積蓄也被我揮霍一空,往事不堪回首。”坐在記者對面,59歲的子微流下了悔恨的眼淚。

子微來自包頭,1987年她從一家大型國有企業辦理了停薪留職后自己開始承包工程。3年間,頭腦靈活、能說會道的子微就將自己的工程做的風生水起,在當地小有名氣,28歲就開上了30多萬元的汽車。1990年夏天,在一次去拉工程材料的路上,她突然痛經,無法自己開車,這時,負責拉工程材料的司機見狀后對她說,“我這兒有止痛藥,效果很好,你要不試一下”。已經疼痛難忍的子微沒有多想就在車里吸了幾口所謂的止痛藥,“當時,我的痛經得到有效緩解,潛意識里我認為這可能是料子(俗稱土制海洛因),我并沒有抵制,反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。”

一年以后,子微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了異樣,癥狀像感冒,流鼻涕、犯困,身體無力,開始她以為自己感冒了,可是吃藥打針都不管用,有朋友問她是不是吸毒了,此時她才意識到自己有了毒癮。因為不缺錢,子微并沒有要戒毒的想法,而是在吸毒的路上越走越遠,愛人和父母的勸導都成了耳旁風。子微每天的心思都放在毒品上,家里家外不管不顧,已經到了瘋狂的地步。5年里,子微因吸毒不僅花掉了所有積蓄,還賣掉了房子和車子,光買毒品就花掉二三百萬。在這期間,子微為了不拖累自己的孩子和愛人,主動提出離婚。

沒有了家庭的束縛,子微吸毒更加厲害了,因為長期吸毒,她患上哮喘。1995年的秋天,一次子微的哮喘病犯了,母親為了給她送藥送錢在下樓的時候摔傷了,看著年近70歲的母親為了她而受累,她當時就痛下決心要戒毒。然而,現實并不理想,此后子微在戒毒與復吸之間來回反復。直到2007年,子微找到了新男友才真正遠離了毒品。在接下來的日子里,子微和新男友相處融洽,兩人不僅購置了房子,還有了一些存款,生活安穩踏實。子微本以為這樣日子會一直下去,但是在2017年11月又發生改變。當時,男友給她打了個電話后,就攜存款和房屋合同消失了。

“因為信任,我們共同買的房子的產權屬于男友,而且存款也有20多萬,沒想到他會坑騙我,這個打擊對我來說太大了。”子微說,為了逃避這個殘酷的現實,她又開始復吸了。2018年1月,她因為吸食毒品被警方送到了內蒙古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。

又吸又賭毀掉青春

“今年3月份,當我被警方抓獲的那一刻,我長長地松了一口氣,終于解脫了。”30歲的麗麗是地道的呼和浩特人,家庭條件優越,不僅有一份固定的工作,還自己開了一家婚車租賃公司。23歲時,麗麗和相戀5年的男友結婚了,不久后有了兒子,兩個人的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然而,2016年,麗麗突然發現老公有了外遇,一時接受不了這個現實的她一夜間頭發白了一半,不管怎么勸,老公就是不回頭,還與她分居。之后,麗麗覺得生活失去了方向,無法面對,整個人無精打采。同年10月,麗麗與朋友訴說起了自己的遭遇,聽完后,這個朋友就拿出冰毒讓她吸幾口,告訴她吸完后會忘掉痛苦。

“當時,我吸完后身體并沒有出現難受的癥狀,就像喝多了酒一樣,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也想不起來了。”麗麗說,后來在朋友的推薦下,每次吸完毒她會在手機上玩賭博游戲,沒想到賭博游戲讓她越陷越深。有一次,一晚上她就輸掉12萬。為了把輸掉的錢贏回來,她不停地吸毒、賭博,然而沒過多長時間,她就將自己婚車租賃公司的汽車作為賭資輸掉了,還從信用卡透支了不少錢。2017年,她因為賭博被警方多次行政拘留。

麗麗的父母得知女兒吸毒、賭博后,雖然痛心,但他們選擇原諒女兒的所作所為,還鼓勵她開始新的生活,并替她還掉欠款。但是,麗麗并沒有聽父母的話,仍然一意孤行,因為每月還有工資,她總想著把輸掉的錢贏回來,為了提神,她在賭博之前必須先吸毒,不過事與愿違,每次都會輸錢。就這樣,反反復復,麗麗心力交瘁,被這樣的生活折磨得幾近崩潰。2019年3月,麗麗在吸毒時被抓,并送到了內蒙古女子強制隔離戒毒所。

“以后的路還長,為了兒子和父母我必須和過去的生活說再見。我一定會好好表現,爭取早日回歸社會,找回積極樂觀的自己。”麗麗對于今后的生活充滿了希望。 文·攝影/北方新報融媒體首席記者  劉曉君  記者  鄭慧英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米老鼠中特网免费一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