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老鼠中特网免费一肖中特

正北方網 > 文化 > 悅讀 > 正文

脫泥甕甕詠嘆

作者:  陳珍 責任編輯:何娟 2019-06-14 09:57:22 來源: 內蒙古日報

那年,母親陪二姐“相人家”。回來向全家人匯報:“窮人家,和咱們一樣。一門一窗子,炕上鋪一塊爛席子,地下蹲一排泥缸子。但人倒是很誠實。”這泥缸子就是泥甕甕。其實,這也是上世紀60年代農村普通社員家境的真實寫照。

母親四十五歲英年早逝,終身未留下一張照片。留在我記憶里最光彩的形象,就是一塊白羊肚手巾罩頭,一件有大襟的中式黑夾襖,一排工藝品般的桃疙瘩紐扣……手挽一把大扇鐮刀,懷抱一捆黃金小麥——絕類舊式10元人民幣上那個“共和國第一代農家婦女”的圖案。母親給我留下的難以忘懷的記憶就是每年的春播之后,夏鋤前夕這段小農閑時間總要脫幾只泥甕的。目的有二:一是更換舊的、破爛的;二是作為一種象征,期盼來年豐收見漲,糧多、米面多。現在農村人雖然沒人脫泥甕了,但現成的還在用著。說來神奇,這泥甕干燥、吸水,常年放面、儲糧有不易腐壞、變質的奇效。常言道人不可貌相,這泥甕也不可貌相。不好看的物什,往往就好用。真是“好馬沒好相”呀!

泥甕,顧名思義,就是用泥捏的甕。這里講的就是我們和母親捏的甕甕,進城時都被村友們搬走了。

母親帶領我們姐弟倆瞅個空兒就去撿拾馬糞、驢糞做穰。多是在早上和晚上,生產隊的牛馬群出坡、歸圈時分,我們每人挎個蘿頭(我們地方叫筐子為蘿頭)出動。這還需要眼疾手快,因為這時候村里拾糞做燃料的人都盯著這個空子。

我十歲,二姐十四歲。我們跑得快,馬、驢剛剛便下,或有便的跡象,我們就眼牛牛地,圪端端地瞅著。馬、驢邊跑邊便,我們也邊跑邊撿,絕對第一時間,絕對不怕臟不怕累。你就得快啊,慢了就讓別的孩子搶去了。小鐵叉太誤事,索性用手撿。回家到井臺吊一斗子冰涼井水沖洗幾次,那臭味就沒有了。母親的大筐滿了,我們的小筐也滿了,回去倒在大石槽里泡著。一次、兩次當然是不夠的,直到積夠了才結束。穰撿夠了,泡好了,再把一年積攢下的舊窗戶紙,用過的作業本、課本等一切廢紙也泡上,泡成糊狀……

拾糞做穰只是骯臟些,好承受。最苦重的營生還是往回背土。那年月家里只有鐵鍬、籮筐等簡單的勞動工具,至于車啦馬啦大型工具都是生產隊的。些微小事輕易不得動用。

真的好沉重啊。母親帶領我們到很遠的河溝里找黏性大的紅膠泥或白膠泥往回背。路遠土沉,背兩大鍬土便累死累活的。每天早、晚各一次。背了一個多星期,母親說土差不多了,不夠的母親繼續背。今年計劃要捏三只大甕、三只小甕。

在母親的指導下,我們把泡好的馬糞、紙屑糊糊與膠泥和起來,然后放在石槽里漚。在漚的期間每天還要和兩次。待漚得聞見臭味了,就把泥鏟到石板上用手拍,用腳踩,用棍子抽打,用錘子擊搗,鋪開了,又摶起來。這道工序每天要進行兩次。還得保持濕度,不軟不硬,更不能干了。這樣進行三天吧,母親說火候到了。于是,我們就用破布包成一塊一塊的,置在太陽底下曬得滾熱。

這是個星期天的中午,太陽火辣辣地炙烤著大地,也炙烤著人。大田的勞動力們都歇了午覺,母親叫上我和二姐幫她捏泥甕。

母親用一塊舊被面包了水甕(瓷甕),我們七手八腳地把它挪到泥堆旁,底朝天,口朝下扣著。我們就開始摶泥了:摶成約香煙盒那么厚的塊兒、片兒。經母親過目,就一塊塊拍在那瓷甕上……還把菜甕、水甕也騰空了,又和鄰居借了幾個三折小甕,小壇子。剛捏時,我只喊臭:“真臭啊,奇臭無比!”母親用一塊濕毛巾堵在我的嘴和鼻子上:“過一會兒聞慣了就適應了,就不覺得臭了。”接著就講起道理:“正因為驢、馬糞的臭味,耗子才不敢盜洞了。”

我天真地說:“那放了面不也臭了嗎?”。

“才不呢,”母親解釋:“泥甕干了就不臭了。”

我打破砂鍋繼續問:“那耗子不是又要盜洞兒呀?”

“耗子是用牙齒啃,呡濕了泥巴就又臭啦!別問了,麻煩——”

“噢——”我恍然大悟。

一個中午的工夫泥堆不見了,都成了大甕、小壇子。一圈兒地圍了那泥底子。母親說:“行了,曬著哇,干到了就收沿兒。”

大約又過了兩三天吧,我們按照母親的調教,小心翼翼地把泥甕放倒在地上,輕輕地滾動起來。滾著滾著,那些瓷甕、瓷壇兒就自動地脫殼而出,留下了泥甕的胚子。這就是脫泥甕。然后,我們又極盡小心地把這些半截泥缸扶起來——當然,還需要烘曬。第二天,媽媽開始給泥甕收沿兒了,并隨心著意地打扮起這些泥甕來。當然這都是母親的手藝和工夫了,我們插不上手,只有欣賞分享的份。只見母親往甕胚上工整地加了個沿兒,厚約半寸許。又用一根手指般粗細的麻繩在沿兒上勒了一圈印痕。說是為了挪動時手抓著方便、得勁。然后用白泥刷整整齊齊粉刷過,甕底刷上鍋底黑。這樣一個白沿兒、黑筒的泥甕才算完工。乍一看,活脫脫的一個瓷甕,足可亂真。

又過了幾天泥甕回家,靠著東山墻,挨著水甕、菜甕(瓷甕)站成一排,三只甕狀的,三只壇狀的。母親又用白面和粉面的漿糊把泥甕的里面漿得光溜溜的:“一只放白面,一只放莜面,其他的放蕎面、粉面、豆面。”母親嘮叨著,都讓我用毛筆寫了名稱。還在大甕上用小字寫上母親的語錄:“節省,從甕沿沿就得開始,等到了甕底底再節省就遲了。”

新糧打下來了,口糧、工代糧(大集體收秋大忙時的補貼)加工了。母親就把這些面粉儲放到各自的泥甕里。說起這些金貴的面粉的得來,最是山藥淀粉好生有趣,也好生艱辛噢!置制一塊尺把半見方的硬鐵皮,釘上盡可能密的小孔兒,翻過來就是一片矮矮的鋒利無比的鐵齒。把這塊鐵皮釘在一塊相應的木板上,就成了一件古老的簡易的磨山藥粉的工具——磨擦擦。磨山藥沒技術,就是把磨擦擦一端擔在大盔(瓷盆)沿兒上,一端頂在盔底。一手把住磨擦子,一手抓著山藥使勁推拉……山藥是有水分的,磨碎的屑兒是糊狀的。

還空著一只做工精致的小泥壇,母親說這只存放粉面。于是,父母參加生產隊場收入庫顧不上,存滿它的任務就歷史性地交給了我和二姐:磨山藥粉。我們地方說的山藥其實就是馬鈴薯,外路人又叫土豆。生產隊分到的山藥本來就不多,大部分窖儲起來作為常年蔬菜。所以那些長得不規則的、有鍬傷的、核桃蟲咬傷的、有擦傷、凍傷不耐儲放才是磨山藥粉的原料。噢,那時每天放學回來,總有兩大筐洗得干凈的山藥神奇地等待著我們。那時學習很輕松,壓根兒就沒有考大學、不輸在起跑線上的意識,有的只是家庭勞動的沉重。快速度地吃了飯,就開始磨了,自律性極強。必須磨完這兩筐才能睡覺。

磨啊磨,磨得手麻胳膊酸;磨得人昏昏欲睡。長時間重復一種動作枯燥無味。二姐就常常和我“比快快”。這也是一種消除寂寞促快進度的方式。她怕我失去信心,乘我不注意時總是把我筐里的往她筐里“偷”。實在是困,一個打盹兒里的一個失手,指關節就被擦破了。“沒事,沒事,”二姐趕緊用事先準備好的破布給裹上,繼續擦……我們睡覺了,母親還得過濾,沉淀當天的,晾曬前天的。

山藥磨完了。三碗頂一升,三十碗就是一斗。這個量器大體上出入不大。這天,母親給晾曬在炕頭前牛皮紙上的山藥粉過數,一碗一碗地放進泥壇里。可憐的母親每一碗總是欠滿,以此來增加數量,自我安慰:“多半甕了,一斗多了。今年可過個好大年了。”滿臉的難能可貴的喜意拌合著有點自欺欺人的善意的興奮和得意。

在我的憶念里,我家的泥甕甕仿佛有吃不完的米、面、粉。但是我總是覺得吃不空的是泥甕,吃不飽的是肚皮。

那么,泥甕甕畢竟還是落后的。于是,我詠嘆!

 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米老鼠中特网免费一肖中特 36选7开奖结果2019079 澳洲pk10官网 重庆老时时投注技巧 3d广告设计与制作 彩票兼职骗局揭秘 燕赵风采2o选5开奖 彩经网重庆市彩三星走势图 兰州神人破解11选5公式 广东彩票下载安装 哪个app有北单